(4)第四种价值,是在其可为教育家修养之资。教育史上恒掲载伟大教育家的传记,吾人因此得详其行状性格,而发生油然的感兴,或出于直接的摹效,或供吾人间接的反省,其有资于修养之价值殊大。曷不观裴司塔罗齐(注:裴斯泰洛齐),其对于全世界教育家之感化力如何大;又不观海尔巴脱(注:赫尔巴特),其促进教育学的研究及科学的教育学之组织等,亦属显而易见。